人生而自由
却又无往不在枷锁之中

于无眠的夜倾听雨的旋律

半夜摸鱼

题目好像是歌名,但我怎么找都找不到了,就这样吧....

常夏2的瓶子和水桶的故事ww


伊万和卡娜卡艾雅吵架了,并不是因为什么大事,他们只像是世界上所有的情侣一样,因为一些很微小的事情吵架了。

除了一天都没有和彼此说话外,他们的相处也并没有不同,早上起来迎接他的是恋人的背影,早上的鱼肉三明治和牛奶,午餐是用青口贝、番茄,蘑菇、鱿鱼和虾佐橄榄油与白葡萄酒做的烩饭,晚饭是简单煎锅的三文鱼,挤了少许柠檬汁洒了细碎的香草,他们没有互相交流,但却互相端上了双方都会喜欢的菜色,恍惚中简直像是默契。


说笑的,如果真的是默契的话,那伊万也不会为了自己到底哪里惹恋人生气而头疼了,尽管是...

【天草伯爵】黑道paro小段子

半夜玩着昭和饭店物语,突然想要摸鱼,于是就写了这个段子

不,不要误会,内容和昭和饭店物语没有任何关系

黑道pa,又是一篇只能用图片发出去的摸鱼


The truth beneath the rose【天草伯爵】

cp:天草伯爵,有非常轻微的弓凛注意

有血肉和路人角色死亡描写注意

大正侦探paro

标题来自歌名《the truth beneath the rose》

总字数2w

因为预感到如果发文字绝对发不出去,所以有自知之明的发了图片.....

如果手机上看,觉得比较模糊的话可以按下面的数字,走图片链接↓

【一】【二】【三】【四】

QVQ


水果燕麦【王国骑士团相关】

短....而且不知道自己在写啥,就这样吧

送给那谁的礼物(*/ω\*)

有一定年龄操作


“缎带。”

“.....喂。”

“鲜花”

“请问?”

“蛋糕卷”

利姆里揪着自己哥哥的头发,正陷入选择困难。

正在自习的哈巴特感受到了脑后传来的秃头危机,终于忍无可忍的转过头:“利姆里小姐,我用这个买你半小时的清静。”

他将所剩无几的水果燕麦塞了一瓶进利姆里的手里。利姆里也不客气,两口吃完后抹抹嘴,像只小猫一样的舔手指。

哈巴特正在学写圆体字,羽毛笔吸饱了墨,无论如何也写不出羊皮卷上优美的转笔,他的拉丁文也念得磕磕巴巴,利姆里将最后一点酸奶渍舔掉,冲哥哥幸灾乐祸的笑:“乡巴佬口音。...

吐真剂【纺夏】

大概是段子类的东西?

(〃'▽'〃)非常短


宙带着杏来找夏目,发现夏目的水晶球边堆了个笼子,一只仓鼠躺在木屑里,被推门声惊到,虚弱的吱吱叫起来。

夏目·魔术师·物理,正在忙着调配不明药剂,手稳如泰山,并没有空闲理会这只啮齿类。

杏的好奇战胜了不安,探头打量起了这只仓鼠,偷偷的看了夏目两眼,想伸手撩拨这个糯米团子。

“小猫咪i,别动g。”夏目头也没回“上一个试图摸它的人已经去打针了e。”

杏乖乖的收回了手,看着夏目将药剂从试管里倒出来按比例稀释,再放进瓶子里,要用在哪里的样子昭然若揭。当着杏和宙好奇的眼神,他看起来好像完全不打算解释他到底想做什么危险行...

拒绝在一颗树上吊死!!!!

——来自一名明明是杂食却没写几对cp的惭愧的渣渣

屋顶告白大会【彻心中心】

久违的摸鱼www

彻心中心,有彻心单箭头缇泽

看题目识梗


教学楼的楼顶上突然多了几架摄影机,莱因哈特对着那玩意儿努努嘴:“那是什么。”

“对姐姐礼貌点!”阿玛莉艾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,解释放在情操教育后“那个啊,似乎是来取景的节目。”

姐弟俩相遇在教学楼的楼道间,就着一台品味猎奇的自动贩卖机,互相请了对方一罐甜得发腻的咖啡,靠在墙上慢慢的喝。

“什么节目要在屋顶上拍,屋顶蹦极?”莱因哈特很不喜欢太甜的咖啡,漂亮的脸皱成一团,草草的喝干后将它利落撇开,垃圾桶里再添一具饱受嫌弃的易拉罐横陈着玉体。

“屋顶蹦极也挺好的嘛,反正天才科学家们不都喜欢这种消遣来放松自己麻木的大脑吗,我...

【天エド】不得其所(四)

(四)

(一)(二)(三)

复习期间艰难的摸鱼....没睡够脑子有点不清醒

写一段的时候还没吃晚饭,不知不觉写的很用心,活生生把自己写饿了


不知道哪家里做了煎鱼,橄榄油做的底,鳕鱼放了海盐和黑胡椒轻微腌过,煎的时候再加上罗勒,迷迭香,柠檬汁,擦一点点橙皮,起锅的香味一直传到了天草站的地方。

不管怎么说肯定不是阿尔托莉雅家做的,他们一家都没有这方面的细胞。

天草一边嗅着这个味道一边思考,是贞德家?中国的李大师厨艺不错但是他不会做西式煎鱼——其实也有可能卫宫给大家送福利。但是不管怎么说,这种若有若无的气味传到这里后,也没法掩盖另一种让人不快的气味。

尽管被洗涮的很干净,巷子里还是...

【天エド】不得其所(三)

(三)

(一)(二)

考试复习中


如果将世界比作沙盒,那么将自身完全抽离的上帝,从俯瞰的角度来看,人类的行为看起来一定很愚蠢吧,像是我们观察蚂蚁,看着它们庸碌的互相践踏着死去。

但也只有这样的神才能公平又残酷的给予每个人救赎,我一直是这么相信着,坚定的,矢志不渝的。

但是神啊,请原谅我的冒犯和无礼,能否回答我一个小小的问题:在一切的苦难之后,那路的尽头,究竟有着什么。

在得不到回答的如今,我所注目的一切无法更正的卑劣和无法救赎的地狱

——啊...这一定,是对无力的我的惩罚。


此时的意大利橘花开的正好,别名七里香的昙香科小花正如它名字般,将花香勉力掺杂进暖...

【天エド】不得其所(二)

现pa,有一点点黑帮设定

有部分自设注意

(一)

不行了我真的要写论文了下周二就要交了


一开始天草觉得爱德蒙故意留下来是为了欺负他,他一个在异国飘零的伶仃学子,那里容的下这位祖宗。但在吃了三天的土豆后,他觉得一个人不会为了这种事情虐待自己。

当然不是说天草就喜欢虐待自己,而是他突然扛起一个吃白饭的锅,本来就拮据的生活费瞬间蒸干,像是水滴滴在烧红的石头上,只剩一声“滋啦”证明其存在过,穷的连土豆都是楼上的高文先生友情赞助。

——世界上怎么可能还有比这更悲惨的事情,明明身居意大利,却活得像是像是在英国。

然而爱德蒙都默默的忍了下来,哪怕在第三天看到土豆的时候他脸都青了,却依然...

[织梦的陶指]哈里特

mlk玩到现在,梦纺的个人故事算是我最喜欢的了.....说实话初看到的时候很震撼

担心某天会没法再回顾,所以干脆手打下来

文本里有一点自己的润色在里面

:.......就这样,三名旅人决定了开始世界周游之旅......啊。

哈里特:哎呀,优,你读了我的绘本呐,我很高兴。

:哈里特......那个,要怎么说呢......想说一下读完后的感想,但不知道怎么很好的表达。

不过读着这本绘本,感觉自己也像是在一起冒险一样。就像是自己跟登场的人物也有着同样的心情.....

哈里特:他们......是孤独的旅行者。

很温柔,一心一意的为着别人,同时也很笨拙。

:不过已经没问题了。...

【天エド】不得其所(一)

现pa,有一点点黑帮设定

有部分自设注意

等我写完论文再继续努力的摸!


爱德蒙从不怎么安稳的睡梦里惊醒的时候,已经快到中午了,他呆呆的盯着雪白的天花板看了好一会儿,并不想坐起来——他全身都像是刚在码头搬完一天砖一样的快要散架了。

距离上次他在码头帮着搬货已经是十五年前的事情了,过了这么多年,爱德蒙早就不是当年的爱德蒙,重新体会到的这个滋味勾起了他一点不好的回忆,于是他倒抽一口冷气“嘶”的坐了起来,腰间的骨头咔吧作响。

衣柜里属于他的衣服只有家居服,借住的屋主人经济拮据,当初对他住进来这件事老大不情愿,又迫于他的淫威,只买了两套让他换着穿,尽管家居服的质量只能算勉强达到养尊处优...

© 杪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